深入理解“實施擴大內需戰略”

2020-06-09
09 2020-06

09:02

分享
來源:《經濟日報》作者:王東京

  中央最近多次強調,在常態化疫情防控前提下,要扎實做好“六穩”工作,全面落實“六保”任務,堅定實施擴大內需戰略。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對擴大內需又作了具體部署。目前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央提出實施擴大內需戰略,表明政府宏觀調控重點已從供給側轉到了需求側。這種看法其實是一種誤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與擴大內需并不矛盾,不能將兩者對立起來。

  擴大內需應堅持重點從供給側發力

  一國經濟要穩增長,總供求必須保持平衡,這是常識。問題是總供求如何平衡?200多年來經濟學家一直對此有爭議。19世紀初,薩伊提出了供給創造需求原理,說市場經濟不會有普遍生產過剩,供求平衡的重點在“供給側”。然而不幸的是,上世紀30年代西方出現經濟大蕭條,生產普遍過剩,失業率平均達25%以上。在嚴酷的現實面前,薩伊定律不攻自破。

  也是時勢造英雄。1936年,凱恩斯出版了《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并由此掀起了一場所謂的“凱恩斯革命”。其中有三個重要觀點:總供給與總需求不能自動平衡;普遍失業是由社會有效需求不足引起;擴大就業需國家用擴張財政政策重點刺激投資。顯然,凱恩斯供求平衡的重點,從薩伊的“供給側”轉到了“需求側”。

  客觀地講,《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為應對大蕭條曾起過一定積極作用,而且一度被奉為西方國家的“國策”。可惜好景不長,到上世紀70年代,西方國家卻紛紛陷入了“滯脹”。墻倒眾人推。以弗里德曼為代表的貨幣學派宣稱:要對“凱恩斯革命”進行“再革命”;以盧卡斯為代表的理性預期學派斷言:政府刺激投資對穩定經濟無效;供給學派強調:政府調控經濟應從需求管理重新回到供給管理。

  凱恩斯理論失靈,一個重要原因是僅僅關注總量平衡而忽視了結構平衡。事實上,供求平衡同時也要求結構平衡。這一點馬克思曾經在《資本論》中做過分析。在分析社會總資本再生產時,他將社會再生產分為生產資料再生產與消費資料再生產兩大部類,明確提出要實現“價值補償”與“實物補償”兩個平衡。其中“價值補償”是總量平衡;“實物補償”則是結構平衡。

  馬克思還分析指出,總量平衡并不能保證結構平衡,而結構失衡必然導致總量失衡,所以他認為供求平衡的重點是在供給側。在他看來,供給本身就是對具有一定價值的一定產品的需求。近年來,中央立足于我國改革發展實踐,提出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強調要用改革的辦法從供給側調結構,并通過不斷改進和提升供給擴大內需。

  中外大量事實表明,改進和提升供給不僅可以更好滿足需求,而且可以引導需求、創造需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當今時代,社會化大生產的突出特點,就是供給側一旦實現了成功的顛覆性創新,市場就會以波瀾壯闊的交易生成進行回應。”這句話的意思很清楚,供給與需求相輔相成,改進和提升供給也是擴內需。那么,怎樣從供給側擴內需?總體講應堅持以下三大原則:

  其一,用消費需求帶動投資需求。當年凱恩斯主張重點擴投資需求,理由是投資有“乘數效應”。可就在凱恩斯《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出版的1936年,哈羅德出版了《商業周期》一書,證明消費對投資也有放大效應。這樣說來,重點擴投資的理由并不成立。事實上,從需求鏈看,投資只是中間需求,消費才是最終需求,如果消費不足,擴投資無異于飲鴆止渴,反而會加劇過剩。歐美國家的“滯脹”是前車之鑒,所以我們要堅持用消費牽引投資,避免重蹈覆轍。

  其二,用下游投資帶動上游投資。一方面,投資要以消費為牽引,另一方面,擴投資也要有主次之分。今天產業分工十分發達,但不論分工有多發達,皆可將產業分為上游產業與下游產業。比如,采礦業是鋼鐵業的上游產業,鋼鐵業則是采礦業的下游產業;鋼鐵業是制造業的上游產業,制造業則是鋼鐵業的下游產業。而產業鏈的最終端,是消費品產業。由此推,擴投資的重點就應該是在消費品產業。因為產業鏈條越長,投資乘數越高。在整個產業鏈中消費品產業處于最末端,對投資的帶動作用當然最大。

  其三,用進口帶動出口。早在200年前李嘉圖就論證過,各個國家按比較優勢參與國際分工,通過對外貿易可以實現共贏,但前提是貿易要自由。可目前的局面是,西方貿易壁壘森嚴,特別是受這次疫情的影響,貿易摩擦有可能會升級。要打破這個僵局,可考慮用進口帶動出口。一般來說,一個國家出口,目的是帶動進口,若不進口,則代表著對國際分工收益的放棄。這樣看,我們應實施積極進口政策。當前全球資源產品價格大幅下跌,擴大進口無疑可降低國內生產成本,提升出口競爭力。

  提振消費的內在機理與政策安排

  根據上述分析,從供給側擴內需要堅持用消費帶動投資,那么消費靠什么帶動呢?從亞當·斯密到馬歇爾,經濟學家大多認為消費是收入的函數,即消費要由收入決定。說消費由收入決定應該沒錯,現實中這方面的例子舉不勝舉:沿海地區居民收入高過西部居民收入,前者消費明顯高于后者的消費;今天人們收入高于改革開放前,而消費水平也普遍高于改革開放前。

  可是馬歇爾之后,經濟學家的看法有了改變。美國經濟學家費雪1930年出版《利息理論》,開篇就說“收入是一連串的事件”。何為“一連串事件”?他解釋是指一連串消費活動。比如某人擁有10萬元,若用7萬元購買了消費品,這7萬元便是他的收入;余下3萬元,是他的資產(如儲蓄、股票等)。顯然,費雪將收入分成了廣義與狹義兩種:狹義收入等于消費;廣義收入則大于消費。

  另一位學者是凱恩斯。凱恩斯雖也認同消費函數,但他認為消費不會隨收入同比例增長。在《就業、利息和貨幣通論》中,為了論證一個國家為何出現消費不足,他提出了所謂“邊際消費傾向遞減規律”。意思是:隨著人們收入增加,消費也增加,但消費增加卻趕不上收入增加,這樣消費在收入中的比重(消費傾向)會下降。

  在消費信貸產生之前,凱恩斯的分析也是成立的。可到了上世紀50年代后,消費信貸在歐美悄然興起,于是“消費傾向遞減規律”受到了挑戰。比如,有人本來用自己的錢買不起房,可有了消費信貸后,便可通過銀行貸款購買住房。人類進入21世紀,消費信貸風靡全球,這就意味著人們的消費已不完全受收入約束,它可以超過自己的收入。

  果真如此么?對此有兩位經濟學家用自己的“假說”作了否定的回答。一是莫迪利亞尼的“生命周期假說”。此假說指出: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消費與收入會有不同的安排:年輕時消費會大于收入,有負債;中年時收入會大于消費,有儲蓄;老年時,消費會大于收入,用儲蓄彌補缺口。前后算總賬,一個人一生的消費,最終仍取決于他一生的收入。這樣看,消費并未超過收入。

  二是弗里德曼提出的“持久收入假說”,此假說認為,人的收入分為現期收入與持久收入,而決定消費的是持久收入(三年以上相對固定的收入)而非現期收入。一個人現期收入不高若持久收入高,他完全可以通過消費信貸來擴大自己的消費。

  以上兩個假說角度不同,講的卻是同一個道理:從短期看,一個人的消費有可能大于收入;但從長期看,消費最終還是由收入決定。這在一定意義上算是挽救了消費函數。不過盡管如此,卻仍解釋不了美國發生的次貸危機。照弗里德曼的假說,消費者按持久收入消費,銀行按客戶的持久收入貸款,請問怎會出現次貸危機呢?

  要回答上面的問題,得先提出兩個推論:其一,假若有消費信貸安排,一個人的消費水平由持久收入決定;否則,消費僅由現期收入決定。其二,在存在消費信貸的條件下,一個人的消費水平不僅取決于持久收入,同時也決定于信貸杠桿率。第一個推論好理解,消費信貸可將未來收入折現為當期收入。第二個推論復雜些,可以用下面的例子解釋:假定某人有100萬元希望購房,而銀行不提供購房貸款,此時他只能購買100萬的房產;若假定有消費信貸,比如銀行可提供50%的貸款,他用100萬便可購買200萬的房產,杠桿率是2倍;而銀行若提供90%的貸款,他用100萬便可購買1000萬的房產,杠桿率是10倍。從這些意義上說,當年美國發生次貸危機,說到底是杠桿率過高惹的禍。

  回到操作層面,對提振消費有三點政策建議:第一,消費由收入決定,提振消費須優先穩就業。只有就業穩,消費者收入才能穩。第二,消費不僅決定于現期收入,同時也決定于持久收入,提振消費要有消費信貸的配合,不過杠桿率要控制適度,防止出現債務風險。第三,財政支出應重點保基本民生和基層工資。結合打贏脫貧攻堅戰的要求,近期也可為貧困戶適量發放消費券。

  擴大投資的三種方法及其選擇

  從供給側發力擴投資,總的原則是要堅持用消費帶動投資;用下游投資帶動上游投資。若具體到操作層面,擴投資還有一個問題要解決,那就是投資所需的資金如何籌措?若不解決資金籌措問題,擴投資便是無源之水,只能畫餅充饑。所以接下來我們要討論的是,擴投資的籌資方法有哪些?在這些方法中又應該怎樣選擇?

  從理論上講,擴投資的方法主要有三:一是發債;二是加稅;三是減稅。關于發債與加稅,歷史上曾發生過一場大爭論。19世紀初,拿破侖揮師南北、橫掃歐洲,為了共同對抗法國,英國組建了第四次反法聯盟。為籌措軍費,當時英國國會展開了激烈的辯論。焦點在于,軍費是通過加稅籌措還是發債籌措?以馬爾薩斯為代表的一派力主發債;而以李嘉圖為代表的另一派則主張加稅。

  李嘉圖的理由是,發行公債與加稅的區別,僅在于公債要償付利息。假若政府不選擇加稅,企業雖然當年不必多繳稅,但政府就得多發國債;而政府多發國債最終要靠征稅償還,企業日后就得多繳稅。于是李嘉圖得出結論說:今天政府發行的國債,其實就等于明天企業需繳納的稅。這就是著名的“李嘉圖等價定理”。

  若僅就加稅與發債比較,李嘉圖的分析是對的。不過李嘉圖也有一個疏漏:那就是無論發債還是加稅,皆勢必擠占企業投資。反過來,若政府少發債而選擇減稅,也可增加投資,而且是增加企業投資。可見,減稅也是擴投資的一種方法。說得更明確些,發債是從需求側增加政府投資;減稅是從供給側增加企業投資。在發債與減稅間如何取舍,實際就是對擴政府投資與擴企業投資進行選擇。

  事實上,以上三種籌資方法,美國曾在不同時期都采用過。上世紀30年代羅斯福推行新政,主要是發國債擴大政府投資;上世紀80年代里根入主白宮后,則主要是采取減稅措施刺激私人投資;美國次貸危機后,奧巴馬政府卻推出了1.5萬億美元的加稅計劃。現在回頭看,長期發國債擴投資,后果是“滯脹”。而加稅則無異于殺雞取卵,對此當年美國眾議院預算委主席保羅·萊恩說得明白,政府稅率越高,最終獲取的稅收就會越少;對企業收稅越多,獲得的就業機會就會越少。

  由此看來,只有減稅才是擴大就業上選之策。而且我國的經驗也證明,當經濟面臨下行壓力時,政府與其加稅,倒不如發債。加稅不僅會抑制企業投資,還會減少居民消費;而發債至少短期內不會影響居民消費。

  但需要指出的是,若在發債與減稅之間選擇,則應選擇重點減稅。雖然短期內發債比加稅更可取,但長期看卻會擠出企業投資。由于政府投資與企業投資的預算約束不同,后者投資的效果通常要好過前者。也正因如此,擴投資的主要辦法是減稅。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指出,今年赤字率擬按3.6%以上安排,這是特殊時期的特殊舉措;加大減稅降費力度,預計全年為企業新增減負超過2.5萬億元。

  進一步分析,減稅其實也有兩種選擇:全面減稅與結構性減稅。前者是供給學派的主張,美國在里根時代推行的就是全面減稅。可從里根減稅試驗看,全面減稅雖擴大了民間投資,但同時也加劇了結構性矛盾。國際金融危機后我國也啟動了減稅,為了兼顧擴投資與調結構,采取的主要是結構性減稅。從去年起我國制造業增值稅率從16%降至13%;交通運輸業、建筑業從10%降至9%;生活性服務業保持6%稅率不變。結構性減稅相對全面減稅,顯然棋高一著。

  三點結論

  總結全文,我們可得到下面三點結論:

  第一,落實“六穩”“六保”,必須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不能把擴大內需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對立起來。應重點從供給側發力擴內需,總的原則是用消費帶動投資、用下游投資帶動上游投資、用進口帶動出口。

  第二,消費由收入決定,擴大消費必須優先穩就業。由于消費也同時決定于持久收入,故提振消費要有消費信貸的配合,但應防止信貸杠桿率過高導致債務風險。財政支出應重點保基本民生、保就業、保基層工資。

  第三,擴大投資有三種方法:加稅、發債、減稅。從穩就業與投資效果衡量,加稅不如發債;發債不如減稅。而就全面減稅與結構性減稅來說,結構性減稅兼顧擴投資與調結構,一石二鳥,可成為我國未來穩增長的主要選擇。

  〔作者系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原副校長(副院長)、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責編:畢陽)

反波胆

反波胆

足球反波胆 tg淘金反波胆怎么注册 反波胆秘诀 淘金反波胆怎么注册的 wfc足球反波胆 bet168足球反波胆 反波胆理财 反波胆买00技巧 tg淘金网反波胆怎么代理 国外反波胆平台 足球反波胆理财 反波胆TG 反波胆平台哪个最可靠 反波胆比分和获利百分比 反波胆体育博彩 正反波胆套利可靠吗 反波胆是什么意思 反波胆足球 足球比赛反波胆是什么意思 足球反波胆 反波胆怎么买才能稳赢 淘金反波胆有风险吗怎么注册 反波胆真能赚到钱么 淘金网反波胆代理制度 反波胆能赚钱吗 tg反波胆怎么玩 反波胆怎么买 tg反波胆爆单 反波胆什么意思 tg淘金反波胆怎么盈利 反波胆玩法 反波胆4比4靠谱吗 宝盈反波胆靠谱吗 足球反波胆怎么分析 反波胆角球 反波胆ifa TG反波胆爆单 足球反波胆系统出售 ifa反波胆钱追回来了吗 反波胆怎么玩 反波胆TG多久爆弹一次 反波胆是什么意思、名词解释一下 tg淘金反波胆怎么加入 反波胆买什么比分合适 ifa反波胆系统开发 ifa反波胆系统开发 bet168足球反波胆